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周野,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书法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特邀顾问,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省书协副秘书长、省美协理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传记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大系》、《福建印人传》等传记,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多部寿山石专业丛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还活在理想里吗?  

2009-02-05 21:48:47|  分类: 心情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2月5日 - zhouyeart - 周野的博客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我,小眼明亮,面容温和,表情活跃,心情深沉。当然,我还是保持并不稳重的脚步和显得年轻的脸庞。在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努力保持周围的寂静,保持背景音乐的另类和尖锐,如天籁竺音、高山流水。然而,这些都是表象,我知道我的思维已经发生了潜在的改变,它们像血液一般在肢体里四处流淌,无时无刻不在浸淫着我的天真和幼稚。每当夜晚来临,我总是能听到心灵里那些流动和蜕变的声音。另外的时候,我的生活早被一大堆别人的事务所填充了。而当我听见蜕变发生的时候,我也只能睁着眼睛看夜色中流动的黑暗,面无表情的看时光流逝。我觉得我已经转入平缓。我早已不是那个冲动的孩子了。在我安详表情下面的心脏,已经成熟得可以笑对世事沧桑,宠辱不惊,物我两忘。 

现在的我坐在福州最繁华的中央商务区五四路上最好的办公楼环球广场里,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落地窗户面对着对面38楼的宜发大厦,脚下车来车往,衣冠楚楚的人们仿佛上了发条似的行色匆匆。我经常坐在那里,心如止水,喝着香醇的铁观音轻松地说自己能够坚强的应对那些人生重大的转折,说最大程度的迎合才能保持最大程度尖锐的个人理论。我觉得我有必要把自己还记得的那些沧桑往事都保存起来。我要让回忆在生命的最后沉淀中酝酿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来。我会一直在做着。我经常对着我的朋友说你们就等着瞧吧,我用了很多行动来支持我的观点。我憧憬我的理想生活,觉得以后的生活是:“我的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种莫名的宁静之中,我穿梭在那些大片大片的绿色森林,像一只孤傲的雄鹰,我自由地俯瞰着苍茫的大地。”我那样憧憬我的理想生活。

我的很多朋友们便笑着看我,他们什么都不用说,他们在等待着我在生命与岁月中慢慢成熟起来。 

然而,你去面对,生命的无奈现实的坎坷汹涌而至。现在的我,已经再也无法象很多无知的少年那样,终日沉溺于网络的空虚和苍白。我看着那些无聊的世事填满我每一寸时间,耗尽每一份精力,而我必须无奈地张开自己每一个细胞来拥抱他们,我发现我渐渐失去了生命的激情,我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没有时间或者很累很累,而当我有时间很平静的一个人坐着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也写不出什么了。我看着那些灵感飘然而去,然后被残酷的现实无情地击碎。而我只是安静坐着,不是不曾想抓住它们,只是我看着岁月这些改变,已经最后彻底失去编织理想的希望。 

偶而碰到童年的玩伴,我还能回忆,我还能想起读书时候的自己,想起那个封闭自恋的小男孩,想起那故作忧郁的模样,想起像个演员一样独自在校园走廊上徘徊看夕阳把影子印在墙壁上的自己;想起追逐一段又一段无望的爱情;想起怀着难以言说的激情面对那些最终弃他而去的女孩,想起内心深处的自以为是、骄傲无比的幼稚思想;想起那曾经有过的的青春时光……

如果你也能想起,你一定可以听到那青春时心跳的声音,能够看到岁月苍白皮肤下隐隐露出的血管,你也一定能够感受到那斜仰着头看落叶飘零时虚无的忧伤和真实的虚荣。我能够知道我自己年轻时真实的想法。但是,我无法预料道当我走进纷繁杂乱的社会生活时是显得多么的无助和失望,想起年轻,我对自己演戏般青春时光觉得好笑。 

当然,现在我已不在青春,我的青春已经绽放在儿女的身上,在那座雄伟的办公楼里,我的脚步声在大理石地面上听起来清脆硬朗,我的身旁总会有人围绕着,而我的心中再不会显得辽远空旷。我的心中充满了各种眼神、姿势、应对、表现、褒贬、含意、中伤、选择、掩饰、关系和暗示等所组成的现实生活。很多时候随时出现的一大堆事情需要我思考和处理。而这些,便是我所需要承担的,便是我为了成熟所必须掌握的技巧。我在努力学习努力进步,试图看懂每一个暗示,把握好每一份关系和利益。我的父母喜笑颜开,他们看着我积极进取,朝他们所希望的方向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整个世界像是一片阴暗的森林,前面若隐若现的阳光,引诱着我不停地走下去。 

我发觉我真的已经很累,很多时候在与重要客人谈判时会不由自主地打哈欠,会在看着新闻联播时悄然入睡。但如果在安静的夜晚真的想睡的时候,我却都难以入眠,白天里无数多的信息缠绕着我,我必须分析理解思考预测。我闭上眼想什么都看不见可无济于事,我试图想一些曾经我所热衷的话题可再也找不到了。只是在偶尔,我还能想起以前,还能看见曾经的自己徘徊在走廊上,还能看见自己喜欢的小河和家乡,能看见闲暇之余涌现出来而被我轻易抛开的语句和情节,能看见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么多华丽的排比句和忧伤而动人心魄的思考。我甚至能够看见自己由于被现实掩盖而自由膨胀的情欲。他们在某些时候无限生长,充盈了我的身体,让我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我看着他们,觉得这一切仿佛已经把我掩盖,已经膨胀得几乎要挤满我偌大而空旷的房间。 

我唯一不敢想的是我曾经有过的的那些理想,它躲在深邃的心灵远处叹息,等待着我接近。我看着闪闪发光的它却不能接近,于是悲哀得不能自已。 

我的话语有时总是像一波波潮水般肆意汹涌。我习惯于自己这种毫无规律的语言习惯,当我独处或沉溺于青烟的时候我会整天沉默不语,代替语言的是雪白的烟灰,但我还是喜欢写作或者和朋友聊天,它们让我和现实生活拉近了距离。我明白交流的只是我内心压力的倾泻,特别是这样的肆意的倾诉,不断的说话,很多次当我从一次激烈的倾诉中抽身而出,很快的便陷入了快感过后的空虚和疲惫。我想我只是需要倾诉,需要这泡沫一样的假象,然后才可以继续我无边无际沉默孤独的生活。 

很多次当我从一大段孤独的生活中退出,我很快的想起了我远在天堂的父亲和孤独的母亲,和我的朋友一样,他们会接受我给他们说的我生活中的细节。而更多的时候我找出种种理由请我的朋友们喝茶,我约出他们中的一个和我在书房相对而坐,然后点一柱檀香,便开始说话,他们的脸庞在桌面和空气中闪烁,他们总带着笑容,那是我所熟悉和喜欢的脸庞。于是我不断的说,我的话语汹涌而至,它们包含了这一段时间我所有的思考和生活,是我愿意并需要倾诉出来的。

你时常可以清晨或黄昏在某条街道看到我,看到我坐着或站着,那时我安详平静,幸福的望着来往的人群,不在乎整个城市天空暗淡,清风悠凉。我沉默着,憧憬着即将来到的倾诉,微笑得像个幸福的孩子,我看看天又看看地,两手交握,乖巧的等待着理想的来临。 

而我更深刻的记住了那些倾诉之后的场景,通常夜幕低垂,霓虹闪烁。我走在那些僻静的街道上,走在校园长长墙壁的阴影中。我沿着墙壁前行,身体发烫心脏狂跳。而我的心情正从狂喜中慢慢下跌,怅然和疲惫悄悄的爬上我的皮肤、侵入我的身体。夜色如水,清风拂面,我独自走在黑暗里,想起刚才喧闹的自己。我面色平静,双唇紧闭,我觉得我正在走向另一段时间的沉默。墙壁慢慢延伸,我的道路也似乎漫无边境,而陪伴我的只有黑暗,和外面灯火通明的欲望城市。我总是想在这个时候碰到一个人,他或者能和我相遇,我想他一定能够看到我冷漠的脸色,看到我空洞的眼神里那些柔软的忧伤。 

我固执的保持沉默,然后固执的选择这种方式来解脱。很多次我都能发现这样的方式不过是泡沫,它们组成了语言的漩涡让我沉沦下坠。可我知道自己是需要一些虚假的繁荣来保护我被孤寂生活折磨着的羸弱身躯,我需要毫无忌惮的倾诉来缓解长时间沉默带来的压抑。那些倾诉给我慰藉,让我记起朋友们的微笑和脸庞,让我记起自己的声音,记起自己是如此的依赖语言。这些泡沫和脸庞给我温暖,让我独自度过沉默孤独的冰冷生活。 

而现在,当我终于结束了放肆自由的单身生活开始喧闹琐碎的社会生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早已忘记了当时那些谈话的内容,我只记得自己在别人的楼下等待时候的幸福感觉、吃饭时候大声的持续说话说带来的全身发烫眼睛发亮,以及吃完饭后我不断的挑起话题喋喋不休,以及最后站在楼下看朋友的声音消失的时候自己却依然恍惚的思绪。当然我最能深刻记住的是独自一人走过黑暗时外面苍白的路灯和遥远没有尽头的前路。 

当我想沉默的时候,我躲在办公室里,躲在书桌前,躲在书房的角落,拒绝和其他人进行交流和学习。一棵烟、一壶茶,我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向自己的心灵表达与倾诉心底的悲伤与忧郁。时间一分一秒的从我身旁走过,它看到沉默的我,孤独而幸福的坐着或躺着,不愿意打扰我,永远猜不到我那时的我是多么的聒噪,它看不到我暗自涌动的激情和思想,当然此我并不愿意暴露,我固执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主题经常会成为了我生活的全部内容。在那些倾诉的安慰中我保持了自己青春时光的孤独和身体内部隐藏着的尖锐。 

现在的我想起那些场景,觉得它们仿佛是一个个美丽的肥皂泡,虽然毫无用处但至少能在一瞬间给我慰藉和安抚。而当我一进入社会生活,更多的话语蜂拥而至。他们就像细腻的白色细碎泡沫,拥挤而繁琐,他们瞬间填满了我全部的时间和思考空间。我眼看着那些客套、暗示、争吵、展露、隐藏、迂回,还有那些简陋而粗糙的语言将我掩埋,他们令我生厌,却又用极其巨大的浮力将我托起,让我难以真正的触摸到本质,触摸到真实。它们让我疲于应对每一次交谈,让我保持微笑和热情继续每一段我喜欢或者厌恶的交谈。我只能告诉自己你是不会被掩盖的,等某一天你一定可以展露和放纵你的深邃和尖锐的思想。可事实上我的内心一片惶恐,我生怕这一切让我变得平庸而繁忙,让我放弃一切青春年少时的优秀和高傲表情来解决每一个细小的现实问题,来面对每一个我即将碰到的人。他们和我攀谈来表达他们对我的友好,表达对我这个新成员的接纳。而我也必须真诚的露出微笑,耐心谨慎的倾听每个人的表达和倾吐。 

就在那个下午,我坐在花园里看着大雨滂沱,我站在屋檐下聆听雨声,隔着雨帘看对面云雾缭绕的高山,看郁郁葱葱的树木,看花园里安静的小桥流水,看鱼潭里快乐的红鲤鱼,看被雨淋得透亮的红砖青瓦,看屋檐下躲雨的可爱少女。而就在那个时候,他们还在和我说着现实中琐碎的问题,我保持着热情和谨慎。心里却想着快快闭嘴吧,让我们一起静静聆听,让我和大自然做最真诚的对话,让我和整个世界融为一体,完全没有顾忌和隔阂的拥抱吧。 

明天,虽然在这个城市我有家,也许我还要离开这个城市继续我漂泊的日子,对于这样的现实我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我的写作我的生活都会因此而发生改变,但我根本就难以猜透这些改变是让我成熟而庄重还是掉入现实的深渊。 

我想我应该触摸——如果不能触摸,至少应该接近——生活的本质,在工作的时候我常常说我过了多么颓废混乱的生活呀,这样的生活是浮在水面上的,因为它太空虚太虚弱。我觉得我应该过繁忙充实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被我认为是对空虚得靠幻想支撑的生活的一次沉淀,我憧憬马上来到的社会生活,我希望在那里沉淀,并自以为是的认为在那样的生活中才能真正的触碰到生活的本质。于是社会生活到来,然后我才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难以抗拒的客套和琐碎生活组成的泡沫将我紧紧围绕,让我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任何问题,我只能把所有精力用于对付眼前的每一个细节,对于曾经围绕着我的形而上的问题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想到了。我渐渐的发现社会生活才是一种轻浮的生活,它表面上看起来充实繁忙,但实际上它更像一场豪华的梦,我根本得不到我想要的,也就是那些泡沫带不走的生活的坚硬的本质。那些话语和暗示让我疲于奔命,它们掩盖掉我的个性与尖锐,掩盖掉对现实更广阔的思考,掩盖掉水面下那些巍然不动的石头。泡沫给人们虚假的繁荣和温暖,让所有人以为自己是幸福的,被一些细小短暂的喜悦所满足。于是再也看不到前方。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只需要认真的处理好我眼前的所有事情,我的幸福便会如期降临。完全不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学习,不需要真正的思考和冷静。于是,我渐渐的发觉这样的假象会让我沉迷,那样繁忙的生活其实才是一种狂乱,而无所事事的思考可能才更接近本质。 

有时候我会和家人和朋友一起去郊外的鼓山登山,每次爬完山我们只想马上睡觉,没有任何思考,我发觉我很容易陷入对简单欲望的追求中。我每天跑来跑去,我以为那样我就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生活,可是渐渐的我对这样的想法产生了质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认真思考过。有时候我还能想起某些问题,想起美丽的句子或者一段虚构的情节。可是在那些荒芜僻静的高山上,在那些阴暗潮湿的树林中,在人们喧闹声赢的包围中,我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想。我要认真地对待我身边的人们,和他们一起玩耍时让他们看出我澎湃的思绪。我只能看到我所需要的问题和思考离我远去。我渐渐的发现这样的现实生活,很多人要求并羡慕我过的现实生活其实是一堆泡沫,生活中那些像石头一样的本质也许隐藏在下面,但我已经没有能力去触摸到它了。 

于是,我开始寄希望于空闲时的城市生活,那个时候我便有大把时间一个人走过街道,一个人思考生活,我觉得这才是一种沉淀。这样的生活里我才有可能回忆我曾经过的充实而繁忙的生活,才能拨开那些生活中的浮华,看到下面坚硬冰冷的本质,我需要触摸到它们,这样我才能保持冷静,才能相信自己的尖锐一直没被磨掉。我一个人走在大街,再也不怕表情傲慢或者姿势孤独而让别人反感,我不用保持微笑和别人寒暄。我只需要走来走去,脑中思考我想思考的一切,让思想自由飞翔,我可以坐在公交车上看风景变换,看路人冷漠的脸,那个时候我就能像在学校时候一样的无忧无虑,毫无顾忌的思考和做出喜欢的表情。 

我还要不断重复着这样的生活,直到老去,我一直的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尖锐,可是现实正不紧不慢的对我发动着攻击,让我麻木妥协,让我忘记我曾经有过的高傲生活,而满足于一些细小的幸福和简单欲望的满足中。我觉得我在抵抗,觉得我应该想些什么。可是我想起的除了白天那些无聊繁琐的对话和客套,想起我需要应对的一些现实问题之外我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试图回忆起我在单位里热衷的那些问题,却只能抓到只言片语。后来我又想写点什么,因为我一直有倾诉的欲望,我觉得我早该说点什么出来了。可是当我面对白纸的时候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我坐在那里看见自己富丽堂皇的住处,看见自己苍白的生活,想起以前的无所事事和持续思考。想起这些,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我真想可以自由自在的说点什么了,年轻时曾经我很自豪的给人说我要追求积极自由。我说世界上存在着两种自由,一种是消极自由,便是拒绝现实所给予的一切责任,直到所有人对他不抱希望,然后他便可以自由自在。另一种是积极自由,便是把一切处理好,现实中的问题对其他人的责任都处理的很好,然后也可以自由。我常常自豪的说我要积极自由。现在,当我真正的开始过上社会生活的时候,我才发觉这样的选择其实是一种悲哀。

不管我成功与否,这样的选择都将耗费我所有的精力,而我还不一定得到幸福。在社会生活中那种劳累的生活会带来物质的满足,可我对此不感兴趣。渐渐的我开始怀疑在其中我不会找到真正的生活而是被现实同化。我难以摸透是这样平凡庸俗的现实生活能带给我快乐和沉淀,还是那种年轻时学校里空虚但高贵的生活可以给我满足。对于这些我已经渐渐的失去了追问的兴趣。我满足于现在的状态,我在逐渐的妥协,直到某一天,我再也没有力气思考这些了。 

记得四年前,我过33岁生日的时候,我整天还都在每日没夜地加班,后来几个朋友知道了我的生日,怂恿之下在南门包了一个夜总会,我们在傍晚时呼朋唤友穿过城市去那里,夜总会在一个公园中,少有的夕阳把整个城市的天空染得血红。我们喝了很多酒,快乐得象狂欢节,100多人竭嘶底里地吼着生日快乐歌。我醉了还没有忘记说谢谢,微笑着心里充满了满足。然后的日子又开始工作。四年了,我的生日都在那里那样过,已经成为生命里的一道美丽风景。面对坎坷的人生,我总是喜欢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丰富多彩。而现在,我只需要一点点便可以满足,我已经不再有兴趣调整我的生活。我想幸福也许就要降临了吧。 

可是还是要面对那么多的客套和虚假,还是要陷入纠缠不清的人际关系中,还是要应对很多我根本不感兴趣的问题。幸福其实就是空闲之余让人满足的一些假象。很多人认为要在生活中找到幸福,可是繁忙的生活让他们只需要那种简单的幸福。而我的幸福不是这些,我总是想要得到更多,我想触摸到生活的本质,我想以旁观者的心情看自己的生活,我试图让自己的生活轻巧一些。我难以在这样的生活中找到幸福,但我的幸福在哪里?我不知道是否让自己流浪在城市中才能幸福。我终究没有胆量尝试,我是如此的渴求积极自由,我深爱着我的亲人,从来不曾想过丢弃我的责任。只是,我发现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生活,也再也没有力量去看透生活的前方会给予我什么。

但我还是必须面对和挑战,虽然我无法掌握未来。 

曾经的放纵现在也不想再拥有。我发觉自己并不贫瘠,除了书画篆刻和写作,我还有钟爱的茶,还有朋友,还有爱我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有了这些,我真的不是一个非常贫乏的人,而现在剥开这些我觉得并不是一无是处,我认真谨慎的度过我的现实生活,安静的看潮起潮落,看自己的身体被现实同化,看那些细小的幸福充盈我的生活,看着自己对着某些曾经不屑一顾的满足露出真诚的微笑。虽然生活曾经对我不公。 

去年中秋节,我在现在的新家过,那一天晚上我洗了澡,然后在书房里喝着茶,回忆我的童年生活,我闭着眼睛,仔细的回想我曾经有过的孤单生活,想我的书画创意和我的朋友,想我追求的那些事业。想我在那些岁月里一个人孤独地追求理想,想我背着行囊穿过城市空旷的大街,去寻找我的未来。我紧闭着眼睛,没有人看到我心中回忆的暗涌。看到我对往事无穷无尽的追忆。我什么话都没说,我只是坐着,努力把一切悲伤隐藏起来。我也许只是累了,不经意中就睡着。没有人看见我露出安详的表情,我只是太累了。 

记得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爬了起来,因为还有工作,我洗漱完毕,然后站在屋檐下看旭日东升。顺路带女儿上学,我看见太阳正从白云后面走出来,白云被太阳染成金黄色。我对着远方的太阳,满脸微笑,平缓的对自己说道:“幸福就在这里。” 

人生我想我只需要这样的一点满足了,偶尔的放肆过后,我便要继续我或平坦、或坎坷的社会生活,我看着我的青春时光远走,看着理想渐渐远去,然后还要勇敢地开始我的生活,开始我再一次面对未来生命里现实的美丽或者悲哀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