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周野,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书法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特邀顾问,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省书协副秘书长、省美协理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传记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大系》、《福建印人传》等传记,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多部寿山石专业丛书。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岁月中那曾经流浪的家园  

2009-06-09 16:28:19|  分类: 心情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岁月中那曾经流浪的家园 - 周野 - 周野—让艺术取悦生活 

回忆十年前客居福州,最频繁更换的就是住所了。那年恰逢而立之年,流浪的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哪怕是再小的一个栖身场所。可是,父辈属工薪一族,无啥积蓄,如果靠自己,在那个年代买房子对我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奢望,我从不敢想。

靠工资积蓄在福州买房,不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显然都是幻想。所以每一次与朋友通信,总要付上新地址。每一次家的迁移好在大多都在市区,从城东搬到城西,城里搬到城外,颠来颠去地瞎忙乎,幸好搬家也是一种及其简单的事情,全部家当除了一架床、一张桌、一台小电视、一堆生活用品外,最值钱的财产就是剩下几箱的书了和一些篆刻用的印石了,当年收藏热还没有兴起,寿山石还不怎么值钱。稍稍整理一下,打一个电话召一家搬家公司便解决问题了。但是要寻找好的新住所,就要考虑很多了。房租贵不贵?小区治安好不好?邻居街坊关系好不好相处?上下班交通方不方便等等。

刚到福州时,住在晋安河边浦下新村,那时的河水没有现在这么清,且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尽的怪味,但离单位很近,上下班很方便,只需五分钟的脚程,权当散步。房子租在四楼,那是一栋八十年代初建造的小楼,没有杂物间,单车只能放在楼与楼之间花圃的栅栏边。为多了个心眼,买了把软锁把单车连栅栏上。二楼有一位好心老依姆见状便提醒我:“依弟,那样不顶用的。”但我想没那么夸张吧,还有谁想偷那辆自己都不想骑的三四成新的破烂车。但在住了三个月丢了五辆单车后我才发现事态的“严重”了,特别生气的是最后丢的那辆单车我特意买了两把钢索直径在两厘米以上的软锁把它锁在花圃栅栏上,照样是难逃一劫,实在让人感到气愤。横下心来,又托朋友觅了处部队的空置房,想这些偷车贼总不敢惹当兵的吧,但我那美丽的幻想又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支离破碎。

常搬家,虽然有一些流浪漂泊的感觉,但倒也不无意趣,从一个刚刚熟悉的门槛出来又迈另一个陌生的门槛,每一幅新家的景致在心里的构图都是不一样的,家具虽说简陋了些,但堆些书籍挂些信手涂鸦的字画也显得清新雅致,一股书香味。可是每一次的搬家总会想起家乡那属于自己的温馨家园,虽然那里没有彻夜的霓虹灯,没有飞虹般的高架桥,但那里有我的亲人、朋友,我的童年。有时候那种愁肠百结的牵挂涌上心头,常常呛得我心发酸、泪盈眶。每一回的迁徙,总想营造出一些家的气氛,为自己多找一些安慰的借口。

住过的环境,大都比家乡小县城自己家的环境要好得多,可就是不知为了什么,心里总是没有安全感,觉得住得不踏实,不长久。其实我心里明白,租来的房子并不是自己永久栖身的窝,如果不加倍努力,总有一天我还要回到那属于我自己的家,但我的那些理想、那些编织的未来呢……我不能轻易放弃!

有时我很羡慕城市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优越的生活条件,而我们面对现实就要多付出多少的努力和代价!我知道,背负着家的岁月毕竟走得不太轻松,步子无法走得那么轻盈,那么矫健,为了维持这个流浪的家,每个月都要付出薪水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一点才使我在这都市里有一个栖身的窝,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象一只蜗牛,负着自己的家在不断地行走,不管多重多累,不论多快多远都一定要走,这一切是为了生活还是为了理想,那时的我已分不清……

现在的晋安河水清得很,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和努力,我终于也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有了栖身的窝。天气暖的时候,也有邻河的居民在河边垂钓和散步,有时候我也会坐在晋安河边狠狠地想家,想家乡那落日余晖里缕缕不散的炊烟,迎花开最胜的时候一球一球重叠盖在架上的,俯垂在架旁的尽是花朵。花心是金黄色的蜜蜂在花朵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嗡嗡地飞……想着想着,就把那搀和着热泪的思念给勾了起来。

家乡在福州郊县,所幸方言与福州相差不甚远,文化、语言、饮食习惯也同出一脉,也减轻了些身在异乡的感觉,馥郁的福州菜也更使我忘记客居他乡。有朋自家乡来,偶也有地主之感觉,不当导游、挽起袖口炒三五碟家常小菜神游故乡,也觉惬意。此时忽然想起不知是谁说过这样一段话:人家两个家园,一个是物资家园,一个是精神家园。而我觉得,真正的家园在心底,因为它早已深深地融入到你沸腾的热血里,烙印在你不屈的生命当中。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