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周野,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书法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特邀顾问,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省书协副秘书长、省美协理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传记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大系》、《福建印人传》等传记,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多部寿山石专业丛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捐款了,请珍惜我们的善心!!!  

2009-08-21 10:3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捐款了,请珍惜我们的善心!!! - 周野 - 周野—让艺术取悦生活

这一段时间,我们看到电视报纸媒体报道的“莫拉克”台风对台湾岛造成了巨大灾难,心理十分沉重。中新网8月19日电台湾灾害应变中心今天表示,统计到下午1时30分为止,“莫拉克”台风造成全台共136人死亡、386人失踪、45人受伤。农林渔牧损失累计新台币130亿5754万元,损害前三名县市依序为屏东县26亿余元、台南县18亿余元、高雄县15亿余元;渔产损失达41亿2885万余元,其中屏东县就占16亿余元;农作物损失41亿525万余元。

这两天,政府又开始呼吁大家一起为重建台湾部分城市进行捐款。

继去年5.12汶川地震全国大捐款过后,又要开始组织大捐款了,8月19日,福建省各界慈善人士又捐出善款八千多万,慈善晚会现场令人感动。说真话,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好人,有爱心的人更多,因为我们中国的很多优良传统都得以传承。热血澎湃的中国人,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但今天我想说说我的看法,不要啥事都呼吁百姓捐款。爱心一旦被利用,就失去了它的真实。我们需要相互帮助,但我们要知道我们所捐的财物到了哪里?这样的呼吁请慎重进行。

 无论你捐多少,都希望能给需要的人帮助。可惜一些制度的不够透明,深深的伤害了我们的心。有些伤害是严重的。捐款需要自发的,不是靠政府呼吁的,这样的呼吁和强制一旦太多,太频发,就失去了意义!

    不是我有点冷血了?是因为政府的很多行为的确让人民伤心。

每当国家的哪块土地、哪方人民、遇到灾难时,全国人民总是会重复一件事,那就是捐、捐、捐!无休止的捐……

我并不是不赞成捐,大家都是中国人。所谓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都愿意捐。但是捐款不应该是这么捐的。

对于这样的捐款,我是极其的反对。所以相对来说我还是支持捐物。但是捐物,这几天网易论坛上披露的汶川地震过后的一年半时间,大批大批的全国人民捐献的物资到了如今还静静地堆在灾区的仓库里,有的食品、药品已经变质过期,真让人感到伤心和愤怒,到底是谁践踏了人民的善心!!!

我会反对捐钱,一来是因为我们中国有着太多想发国难财的黑心人;二是因为我对我们中国政府没有信心。因为我们政府的一部份官员的所作所为,让一部份人民群众失去了信心。如果说钱都能如数送到灾区,我相信会有更多的捐款,我相信那些捐款的人会比现在捐的要多。

捐钱,能如数到位吗?就连学校的学生,也有个别在捐款的同时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老师,这些捐款肯定能到灾区吗?”连一个学生都会有这样的疑虑,这难道不是国之悲哀吗?

捐!就一个字,代表着一颗爱心;捐,这是一项爱心活动。但是,捐的款不是直接到受灾人民的手上,捐的钱还需要经过一道道的关口。这一道道可称是出了虎口进狼窝,不吃了你的肉,也定叫你脱层皮!最终到那些遭遇不幸的受灾群众手里,还会剩下多少?

中国青年报前天的一篇报道称,根据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个小组为期半年的调查研究,去年“5·12”汶川大地震之后来自全国各地总数达到767.12亿元的捐赠款物(其中捐赠资金约653亿元,物资折合约114亿元)中大约80%,极有可能流入了政府的财政专户。这场曾创下中国慈善史上多项纪录的感人壮举的最终结果,变成了一次巨额的政府“额外税收”,由政府部门统筹用于灾区。

根据邓国胜及其同事的调研,在全国所有的资金捐赠中,政府(包括各级党组织)直接受捐约占58%,这笔钱毫无悬念地由政府部门使用。流向各地红十字会、慈善会以及地方公募基金会的捐款占了约31%,尽管根据国务院下达的文件,这笔钱原本可以由这些地方性公益组织自行安排使用。但是邓国胜团队在对全国7个省(市)进行的抽样调查中发现,这些捐款中的大多数,最后仍然交给政府部门去使用了。剩下的11%是捐给中国红十字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和16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的,说起来这笔钱是“自行安排使用”,不过,通常的方式是,这些机构将募集到的资金层层下拨到地方红十字会和地方慈善会。然而,基层红十字会和慈善会往往执行能力弱,在有些地方,甚至只是县卫生局或民政局下属的一个科室。无论是为灾民建房、盖学校,还是盖医院,通常,资金最终还是流向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成为项目的实际执行者。

更有甚者,在有些省份,不仅公益组织募集到的非定向资金被要求必须转入当地政府的财政帐户,就连捐赠者有特殊要求的定向资金,也都要强行转入政府财政账户,再由政府按照捐赠人的意愿来使用。而在少数承担了灾区援建任务的省份,当地政府用于对口援建的资金中,竟然一半以上来自社会捐款,只有不到一半来自政府财政!

照这么说,去年“5·12”以后那次爱心涌动的慈善捐赠,实际上只是政府的一次临时加税而已。分摊到全国13亿公民头上,差不多相当于平均每人交了将近50元的“抗震救灾特别税”。只是有一个问题颇值得推敲:假如政府真的向老百姓征收这项“特别税”的话,我们还会不会那么慷慨踊跃地解囊?很明显,按照这样的模式,中国慈善事业的规模恐怕只会越做越小。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