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周野,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书法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特邀顾问,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省书协副秘书长、省美协理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传记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大系》、《福建印人传》等传记,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多部寿山石专业丛书。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叫艺术家  

2012-01-05 17:32:59|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叫艺术家 - 周野 - 周野—让艺术取悦生活
  

我不是什么艺术家,尽管我靠所谓的艺术混口饭吃。

我一向以为天下只有两种人算正经人,一个是农民,一个是工人,没有他们,我们全部死翘翘。吃都吃不饱,穿都穿不暖,还有啥精神头莺歌燕舞?

人类第一个艺术家,一定是巫婆,她专门用自己的才华,来代替正经人向上天祈祷。我看过傩戏,艺人们戴着五颜六色的面具晃动四肢,说是原始舞蹈,其实是在搞迷信活动。

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看出我有不正经的素质,才决定让我去学艺的。他有次教我按灯泡,我装了半小时灯泡都没亮,老爸说:

“唉,就你这个头脑,将来怎么办,饿死的货!你只能学艺术了。”

好吧,那就学艺。

本来想去学戏,一个老演员看我长的喜庆,想收我为徒,可他听我唱了一段二黄,发现杨林川舌头比正常人大了一节子,就建议我去学画,以他高见,画家没舌头都行,大舌头不算缺陷。

我曾经和京剧表演艺术家黄晓孝慈老师说过我差点当演员的事,黄老师很给面子,她说:你舌头不大啊,说话很清楚嘛。

我想了想,估计后来我坚持洗冷水澡,舌头缩小了。

要命,为什么不早缩呢?否则我也是腕了。

开始学画是和南京大学的一个退休教师,他没什么名气,但教我很执着。他教我画的小猫、小狗我至今还保存着。前些日子,儿子看我童年作品,很感慨地地皱着眉头说:

“老爸,我很佩服爷爷,就你这个天赋,他还肯花钱让你学画,慈爱啊。”

这自然慈爱,天下那一个父亲不希望儿子成龙成凤呢?父亲一辈子没夸过我的作品,只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候,有次我们在病房单独相对,他对我说:儿子,你画的不错,我为你骄傲。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我等这句话,等了三十年!!!

百度百科上介绍,说我还是什么“著名音乐家”,那绝对是胡扯,甚至是陷害。如果方舟子打我这个假,他是一打一个准。

我坦白如下:

十几年前,我本来当老师好好的,后来觉得无聊,就学人去北漂了。漂前说好要进美术团体的,但阴错阳差,我进了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

会长徐静华是一位老音乐家,她觉得我端茶倒水的态度很好,就想提拔我,但前提是我必须学点音乐。

学什么音乐呢,唱歌自然不行,我这个嗓子比宋祖英还牛,她是要钱,我是直接要命。学器乐也不行,老了,手指都僵化了。于是,只好学作曲和作词。

我有个过人之处,就是胆子肥,断断续续学了几年,总算知道点匹毛。很快,就有人来找我献眼了。在音乐人王一的帮忙下,写了一首歌《回家路》,说是给世界和平大会做主题曲用的。

我写完了,就把歌交给了著名侨领张曼新先生,我并没有指望他一定会用。因为我知道,很多正经八百的音乐家都在渴望这个机会,我算那颗葱呢?

当后来我知道这首歌被拍成MV,还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唱过,老实说,我很惊讶。顺带着,我对金色大厅都产生了怀疑,就我这二把刀,也能金色大厅??不是说那是音乐的圣殿吗?

此歌打出点名气后,很多人来找我写歌,作词作曲都有,有一首歌,还传唱开来,说成了洗头房小姐的最爱。就是那首,《爸妈,我想回家》。

我自然有点小人得志的快感。

但后来我逐渐明白,其实大家不是冲着我的才华,而是冲着我这个位置来的,“文化部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第一副主席”,多牛逼的头衔啊,大家或许以为,混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能不是音乐家吗,而且,还必须是著名的。

天知道,我真不是!我们研究会所有的领导人都是正真的大家,盛中国,雷蕾,李元华、吴霜等等,他们真的可谓音乐大师。但我,抱歉,不是!我只是协会的行政工作者。说白了,就是伺候会员们吃喝拉撒的主。

但有点他们比不过我,简直不敢比,那就是画画。

哈哈。

还是实事求是吧,所以说,我的标签只能是画画的,说高雅点,叫画家。

自谓“画家”,其实已经非常无耻了。能成“家”者,近百年中国其实没有几个。所谓画家,是要以自己的作品,给这个世界带来震撼或者美丽的,否则,你凭什么称“家”?

但鉴于目前“家”的泛滥,我就跟着无耻一下吧。

好在我还年轻,希望能成为正真的“家”,到九十岁的时候,但愿当人们再介绍我是画“家”的时候,我不会那样坐立不安。

人可以骗天骗地,但能骗自己吗?

估计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