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关于我

周野,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厦门大学,师从著名书法家林健。中国茶叶学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特邀顾问,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省艺术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省书协副秘书长、省美协理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海峡书画研究院研究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传记文学学会副秘书长。作品载入《中国当代书法大系》、《福建印人传》等传记,出版有篆刻作品集《周野刻石》、《周野和你聊篆刻》和散文作品集《岁月流觞》,主编有多部寿山石专业丛书。

网易考拉推荐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玩艺术不该搞得颠沛流离  

2014-02-06 20:59:53|  分类: 艺术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1月28日 17:01来源:凤凰网福建作者:卓玉桢

跨界快手·周野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新任会长周野:艺术家不该搞得颠沛流离

短平头,中等个子,操一口浓浓福州味的普通话,讲起话来语速飞快,这就是周野,新任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在相对低迷的福建收藏市场,周野的篆刻、字画却卖得风生水起,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是因为每天喝茶的缘故。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玩艺术不该搞得颠沛流离 - 周野 -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周野运笔干净、有力

周野的工作室叫纳珍阁,是福州艺术、收藏界的一个据点,来自全省各地甚至福建省外的人在这里进进出出,平均每天会有几十号人。有慕名求印章、字画的,有拿着寿山石藏品来求鉴定的,有来交流技艺、碰撞观点的,有来商量各种协会事务的,不一而足。

他快人快语,行事果敢,敢于尝鲜。

大学的时候,他就开始趁逢年过节农村赶集的时候,到街头叫卖作品,还承包公路边的广告牌美工,搭着高高的架子,顶着烈日上去一笔一画绘制广告。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玩艺术不该搞得颠沛流离 - 周野 - 周野-------放下,便得自在……

 

周野先生与凤凰网福建编辑合影

26日,在摆满密密麻麻书画、印章、雕塑的纳珍阁,周野接受了凤凰网福建近1个小时的专访。

换行快

从电力公司职员到职业艺术家

1990年,22岁的周野从厦门大学毕业后回到故乡永泰,规规矩矩地进入父母所在的国企电力系统上班,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福厦公路沿线的各个县市承接广告牌绘制订单,在一个个数百平米的巨大画板上留下自己的作品,显然,国企职员的身份容纳不了这个年轻人曾经活跃的经历。

他先后做过广告设计、党报内参、杂志总编、上市策划,角色转换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凤凰网福建:在厦大中文系的时候有经历些什么有趣的事情?

周野:我原来是委培的,在厦大的时候就慢慢走入社会,接了很多策划的单子,很快跟社会接轨。八七、八八年的时候,很少人做品牌策划,我就开始设计商标、做CI、VI,整个开始系统做,我90年才大学出来。那时候承接了很多福厦路上大型的广告牌绘画、制作,搭着架子去莆田、福清、连江下去那边大的广告牌,上百平方米,用笔用油漆描绘,不是现在的喷绘,就是画,画各种人物。

非艺术科班出身的周野,凭借自身努力和名师提携,以大气磅礴、个性极强的作品在艺坛崭露头角。

凤凰网福建:怎么看待自己非艺术科班出身的身份?

周野:国外大部分的艺术大家也不是科班出身,齐白石就不是科班出身。很多艺术家都是跨界、跨行业做的,这样更容易有所突破。用另外一种眼光看业界的东西,会有独到的见解。

比如用篆刻形态去写书法,用收藏心态去画画,这样看到的东西会很多,会知道什么是大家喜欢的,什么是美的,去汲取一些营养。换个思路,换一个角度就是另外一个人生。你的高度和方向取决于你看到的景象,很多人不知道调整角度,一辈子站在同一个角度,我人生三四次跳槽,有的人一辈子都不敢跳。我认为我看同一个方面腻掉了,从另外一个方面我又看到另外一种人生,另外一种境象,景随步移。看到更多东西,接触到更多不同行业的人,学到不同行业的知识,触类旁通,形成自己个人的见解。

凤凰网福建:什么时候从职场人完全跳脱出来,做一个职业艺术家?

周野:2006年开始,现在已经八年过去,当时从《福建茶叶》杂志总编的位置下来,我认为自己人脉、相关知识、资本积累够了,就尝试跳出来介入收藏行业,闲时开始专业化创作。

学艺快

临摹自学与恩师提携

凤凰网福建:多大的时候开始自学书画?

周野:三十多年前,初中就开始自学书画,条件没有现在好。小县城里面画画的人不多,90年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县城,县城还没有书法家协会、美术家协会,我就尝试着去县里面问说,能不能加入书协、美协。人家说,没有啊,我们县里哪有书协、美协,只有爱好小组、兴趣小组。

那时候,自己出一些画,没地方卖,等春节或者正月十五的时候农村赶集,我就一下子拿到街上去,五块、十块拿去卖,也会卖掉几张,比如荷花、梅花。现在想来很幼稚,可是当初是没人做这个事情的,五块、十块在当初也是很大的钱了。

有的人看见了也很鼓励我们,说,好好,我也买回去挂。

七八年前,我早期的一个老邻居跟我说,我家里还存着你三十多年前画的一张画,现在还挂在家里。我后来去他家一看,是我自己画的一张梅花,三十多年前画的,还很幼稚,不是画在宣纸上的国画,是画在宣传纸上的。我就说你拿过来,随便挑一张换走,换我一张现在的画。

我觉得那个时候的作品,成就了现在的我。那个时候,兴趣爱好能鼓励我。

凤凰网福建:怎么认识林健老师?

周野:2000年左右,跟书画家“东南鸡王”吴秉钧沟通的时候,他就问我,学篆刻为什么不去拜见一下林健老师,我跟他从小玩到大,很熟。后来他就帮我牵线、引荐。拜访林健老师两三年后,他终于把我收为弟子。他是看我很努力,每天刻、每天刻,作品不断出来,很有悟性,就慢慢开始教我。

从此我就真正走上篆刻生涯,以前只是兴趣爱好。

他教我不只说是纯粹的技法,他一开始是跟我聊天,聊做人。法无定法,他认为不一定要学师傅像师傅,要更突出自己的个性,不拘泥一格。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做人,与人相处,为人处世之道,他更多是从这些小故事中教你做人。

我是林健老师唯一的入门弟子,他只收一个。他现在还很客气,送我的书上面都不是写徒弟、弟子、学生,就写“野先生雅玩、雅赏”,他是很风趣的一个人。

凤凰网福建:林健老师不太讲辈分,其实你是他的弟子,他还称你“野先生”。

周野:他很尊重每一个拜访他的客人,会很认真陪你聊,不会有大家、大师的架子,很平易近人。你想不到他是个大师,可是他真正就是一个大师,中国“五体十家“之一著名篆刻大师,没有任何架子,很随和,照样给你倒茶,倒完跟你聊,不会一会儿就说我很忙啊没空啊不要来啊之类的,他都不会,大家来很随性坐下来聊。

凤凰网福建:你个人的艺术的理解怎么来的?

周野:我是觉得,做人努力过了,功到自然成。经历、阅历越多,对艺术的理解就不一样了。很多人问说,周野老师,你的字画怎么卖得这么好。我说我每天在喝茶,大家自然来拿,他就想不通你光喝茶人家怎么会来拿,我说喝茶自然你跟这些人关系越来越多,朋友关系越来越好,大家爱屋及乌,喜欢的东西自然找你来拿。他们有的真的很难卖出去,在福建这个市场,可是我的作品价格卖得又好、数量卖得又多,很多人就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说周野老师你怎么卖,也帮我卖下,我就说自然地喝茶。

人家的作品就算寄放在我这边也不一定比我的好卖,因为大家认可我的人,爱屋及乌,都是把我当朋友,需求都来找我,你看每天来的人络绎不绝,就这个道理。

我这个地方(纳珍阁)就是个平台,进来的就是客人,我接待任何一个人,包括一个保安我都尊重他。

跨界快

绘画,篆刻,书法,收藏——四界流转

凤凰网福建:学篆刻的时候多大?

周野:十三四岁学画画,画完之后没有印章,就天天求人家刻印。那时候一方十几二十块,差不多人家一个月工资,很贵。然后我就从永泰跑到福州来买几块寿山石,来回一天时间,那时候寿山石便宜,一块才几块钱。买了时候回家还要请人家刻,还要等很久,后来就尝试找一些边角料自己刻。那时候只有九仙斋和东方书画社,没有现在的交易市场,带着边角料,开始临摹、刻印。

越刻越多,慢慢就开始有人来请我刻,就开始尝试着发表作品。很早之前有每周文摘,福州晚报,每周文摘,就投稿,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就慢慢被刊登、发表出来,就很开心,非常开心,都是靠自学,靠临摹,所以到现在手上刀痕累累。

以前很穷,石头是捡的,便宜的,刀没有,是去磨钢锯片,因为我在电力公司家属馆里。钢锯片很薄,很容易断,一断就插到手里面去,那个毛骨悚然的,血流得到处都是,手插得几十刀都变形了,发炎了。

那时候从小学,很坚持,一直学,学了十几二十年,如果没有十几年前遇到林健老师,可能还没有今天的成就。

凤凰网福建:学书画对你的篆刻会有什么影响?

周野:印从书出,篆刻家一定是个书法家,但不一定是美术家,他没有美术造型基础,功底不够,所以刻不出图形印。但我是画画出身的,后来才转向学篆刻,所以我在肖形印方面会比较独到。

我刚开始全部都是临摹、自学出来的,一个一个名家临摹过来,现在家里还保存很多临摹作品。后来林健老师就慢慢教我,印面的美感,印章的个性,刀工的把握,美感是让大家接受,个性是突出自我。

凤凰网福建:什么时候开始对收藏非常热衷?

周野:我原来根本没有想过玩收藏这一块,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告诉你一个笑话,我不是要篆刻嘛,需要大量买石头,刻得好的都存在那边,越买越多,有一天人家就说你买一些好的石头,别老买一些差的,然后我就开始尝试买好的石头,越买越多,越买越多,越买越多,突然有一天有个收藏家朋友到我家来玩,他说,哎呦,周野哎,你收藏这么多石头,你真是大收藏家,我就这么突然间变收藏家了。

然后我说既然我是收藏家,我经济好转了,钱赚到了,就开始买别的家具、古玩、字画啊七七八八的,然后平常去拍卖会把自己作品拍出去,把别人拍回来作学习观摩用,慢慢慢慢丰富我的收藏,真的叫无心插柳柳成荫,就是突然之间发现收了几千个石头,收藏家才收几百个。

角色转换快

艺术浸淫到生活每一个细节

凤凰网福建:怎么平衡你这么多兴趣,包括书画、篆刻、抽藏、饮茶?

周野:互相冲突肯定不行,要融为一体,共通共融,把它浸淫到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喝茶的时候你可以创作、写字。很多书家、画家都是等客人走了我来创作,明天你来拿,有两种心态,一是不想让人家看到他写的技法,二是不想让人家看到他不小心出现的失误、败笔,但是我没有顾忌这些东西,我只是为了自己生活好玩去玩,反而很大气。

凤凰网福建:艺术服务于生活,你对艺术这个看法比较实际,你好像不太认同纯为了艺术而艺术。

周野:很多人都是曲高和寡,艺术这个东西,我个人理解,出之于生活而高之于生活,最后必须服务于生活。如果不能服务于生活,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存在就没有多大的意义,只是为了取悦某些自认高端的人,只是作为炒作的一个载体。

太痴迷于艺术就已经偏离了,有的艺术家搞得非常颠沛流离,六亲不认,说难听点,有上顿没下顿,那你玩什么艺术呢,你不要去玩艺术,艺术本身是要让大家快乐、让自己快乐,服务于生活,这是本质。那些偏激的艺术追求,我不太认同。

凤凰网福建:哪些艺术大家对你影响比较深?

周野:齐白石,他三十七岁开始学篆刻,没有经过一天的大学学习,成为一代宗师,他靠什么,靠努力,除了悟性就是努力,不断去学习、去钻研。

社会参与快

最年轻的福建省收藏家协会会长

四十七岁就当选收藏家协会会长,周野坦言自己还太年轻,火气重。相比其行书作品在业内备受推崇,他在讲究“人书俱老”的隶书上就还缺乏足够的面目,这似乎成了另一个佐证。

凤凰网福建:怎么当上这个省收藏家协会会长的?

周野:我没想到过当会长,包括竞选前几个月都不想当,可是我介入协会以后很热心地做奉献,很认真地工作,替收藏家协会做了很多事情,大家认为很信任我,有目共睹来推我做会长。原来只是想太累了不做了,留更多时间给创作。

可是大家既然要选我,我既然说(答应)了,我认为你要做就做最好,把火炬燃烧得跟接力棒一样,一届一届都是很快过去的,做事都是一阵子,做人是一辈子。这一棒在我手上我就烧得旺旺的给下一任,将这个火炬传递下去,多好。

凤凰网福建:你接手省收藏家协会后打算怎么做?

周野:首先,从文化层面上规范队伍,去挖掘福建自己的个性文化。我以前在全力做寿山石的时候做了很多专著,推广、交流,现在还做脱胎漆器、莆田木雕、惠安青石雕,去完善福建的收藏。很多地方藏品都有细分,比如在中原收青铜器,北京上海收字画,有的地方收和田玉。

从福建来讲,因为原来大家的经济观念都忙着赚钱,把寿山石收藏作为一种投机,是挣钱的工具,不是真正的收藏,我们就想从理念上去引导人家如何收藏。另外我们准备推出一些福建收藏界的精英人物,打造名家,树立高端收藏形象,不是我们原来的低端、垃圾收藏了,做一些艺术品收藏,慢慢引入主流收藏。

凤凰网福建:有没有打算做艺术品、收藏品经纪业务么?

周野:我不想做这块,我只是让艺术取悦生活。我真正活着,第一就是要健康,第二就是快乐,人生过得有意义、有高度。

人生活的意义不在于长度,而是在于高度和广度,长度再长都没意义,有的人活了二三十岁就活出人生高度,没人会忘记他的;有的人活得很久很久,一百多岁,可是每人知道他的。有没有高度、广度,有没有活出人生意义,有没有活出你的精彩,这个很关键。

在书画界,我也确实没有想到有今天,但是我确实努力,我没有一天没写字,我笔是天天沾满墨水的,墨天天都是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